打印

[GL] [現代]《友誼,或者前戲GL》作者:有印良品

[現代]《友誼,或者前戲GL》作者:有印良品

1)  
高南出生的時候就是個漂亮女生,眼睛大大亮亮的,小皮膚賽雪欺霜,不愛哭只愛笑,揮個小手成天咿咿呀呀的招人喜歡。偶爾皺下眉,卯足了勁想有某種企圖時,高爸高媽就慌成一團了,擺個小盆換個尿片什麼的緊忙。不不不,這些事我可沒親眼看見過,我保證。

沒看見高家二老給高南換尿布,沒看見高南豁著倆大門牙還在吃蘋果,沒看見高南對著她爸的相機左一抻右一扭的擺POSE照那種早期明星照(其實酸倒牙的照片都叫我發現了她還不告訴我照相內幕),更沒看見高南梳著兩個小抓髻兒手媮|著巨大的紅果冰棍跑過我家,巧不巧的還摔了個大馬趴。我那時候正在皺眉使勁顧不上看她,但凡我看見了就會撲到她懷堨h——我太小太小了,根本就不會走,但准不能錯的:就是四腳著地爬,我也要爬過去。
 
我比高南小五歲。  
按說十一二歲的小孩兒跟五六歲的小小孩兒是不太可能有什麼所謂代溝的,可是小時候我們那地方小學只給念五年,哎這下好了,溝一下就深了。小學生跟初中生是沒的比的。我學波潑摸佛的時候她正叨咕著哎比西地,我好不容易看圖說話呢吧,人家已經寫出800字大作文來了。按高南的話說我就是變成哪吒再踩上風火輪也甭想趕上她。扁下嘴只能小小聲音說:“我是其中一樣就行,真囉嗦……”  
事實上,在我十七歲之前是不認得她的。所謂認得,就至少得見過幾回,看見了不眼生,遇見了沒準兒還要假模假式的噓寒問暖一下。照如此說來,我們真是不認得。  
可我知道她。  

高家兄妹在學院堣Q分有名,高東(很俗套的)又高又帥又成績一流,那會兒上外地某大學讀研去了,一到寒暑假回來省親的時候就花插著往家帶不重樣兒的女朋友。高南,嘿嘿,以聰明美麗調皮淘氣為搗蛋幫花魁。高教授治學嚴謹,治小孩兒也不差。聽我媽講他家抽打棉被的木棍已經斷了三根也不是四根了,然後聲色俱厲的嚇唬我說要是再把隔壁家曬的綠豆給倒水溝堙A我們家的那根可能也得斷。  

我才不信她這個,照樣趁某小朋友家長不在去大吃大喝順便在牆上畫小貓小狗若干,照樣挨家挨戶的斂廢銅爛鐵還騙人家說我爸需要某種某種金屬做實驗,然後瞅不冷子就拿去賣了買小兒書。爸媽沒打過我,但是試過提著桶子拿著刷子上人家補膩子和大白。  

給高南講我的英雄史時她很是嗤之以鼻,眼角眉梢都是不屑,連頭髮都朝後飛著——顯見得她小時候比我猛多了。

附件

友誼,或者前戲.doc (489.5 KB)

2020-1-10 19:29, 下載次數: 52

2)    
我說了十七之前我跟高南只是互相知道有對方這麼個人,完全沒有交情的那種知道。可十七以後就大不一樣了。我不僅知道她還天天看見她,甚至還親了她抱了她,像一開頭說的那樣,四腳著地的爬著,抱了。  

那天是我生日,我爸系一小圍裙在廚房忙活,說要好好款待我和我媽一把,一for獨生女兒常悠悠考上本校,二for常悠悠的生日暨常悠悠媽勞苦功高日。  

我爸喝紅酒,讓我們家倆女人喝那種小香檳,他說:“知道嗎?高南回校當老師了。”我爸的消息簡直慢得驚人,我這才去報導的新生都知道這個。不就一高南嗎?  
“悠悠啊,讀完本科想考研還是出國呀?”  
“您饒了我行嗎?這讀都沒讀呢,還考研、出國呐?”我爸做的四喜丸子真不是蓋的,我吃的都快吧唧嘴了。  

“就是,先把眼前的學上了再說。”我媽教經濟,這才評的高職。她一直耿耿於懷比我爸晚好幾年,對學校的任何事都不太上心,因為在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還不知道什麼是股票的時候她已經炒上了。  
“你看你,怎麼能這麼對孩子說話呢,悠悠本來自製力就差,再不好好籌畫她將來怎麼辦?”常教授語重心長的又要轉向我。  

我慌的趕緊說:“那個高南不是也沒考研沒出國嗎?她爸還院長呢。哎?是不是走後門回來的?”  
“這媕Y的事情……”我爸沉吟一下停住。  

飯後我光榮的被拉了壯丁——陪爸媽去校園奡疏B。這一回想跑沒跑成,還被招呼著換了條裙子,說什麼是大人了要讓別的老師及其家屬看得見鬥大的變化。

不過月亮還真不錯,掛在藍絲絨樣的夜空中,還有好多好多顆星星。  
“悠悠,你出生的時候也是大圓月亮。”媽媽挽著爸爸的手臂,做心馳神往狀。  
“您還顧得上看月亮啊?不是說被我折騰得要命嗎?”我往我爸背上竄,一竄沒上去,再竄。  
“你爸告訴我的……哎,別蹦了,他一把老骨頭啦。”  
我爸在一邊呵呵笑,半背著我。  

啊,那誰啊?  
這女人從對面走來,裙裾飄著,長髮飛揚,腰只一點點細,腿很長很美,一張臉在街燈下定格。有這麼好看的女人?我立刻嚇得閉了閉眼。  

“這不是高南嗎?”媽媽笑著停住步子打招呼。  
“啊,常叔叔,任阿姨。”高南也停住。
什麼什麼?高南?我再竄一下,跟上次見到的一點兒也不一樣了。  
“高南真是越長越漂亮了。”媽媽客氣的誇人家。  
高南在笑。  

我腦子堶葷眭甄鉞菮擬Y。她不是自己吃話梅給人吃話梅核兒嗎?不是在一聽見有磨剪子磨刀的就立刻把家堭a刃的東西通通偷拿下去——跟個女飛俠似的——再求那老頭兒借給她磨刀石和咣咣響的大鐵片嗎?不是十八九歲了還打樹上折下來把骨頭都摔折了的主兒嗎?哎喲,今天咋變成這樣了。

我跟個稻草人一樣眼88的看著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小小年紀估計已經被“豔”確定無疑的給“驚”了,都忘了從我爸背上下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