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GL] [玄幻]《女神有藥GL》作者:風雪若舞

[玄幻]《女神有藥GL》作者:風雪若舞

1.顧氏家族

    家族大殿之上,顧氏族長顧文光,大長老顧文華,和其餘一干長老全部列席。

    大殿中央站著的女孩,看起來約莫十六七歲。個子高挑,眉清目靈。她叫顧嵐,是顧柄陵的第三個女兒,年方十六,尚未成人。

    顧柄陵是一介凡人,不懂得武藝,在家族當中沒有什麼地位。而顧嵐卻意外地擁有極高的武學天賦,依靠自己的天分和勤奮,在顧氏青年一族當中不斷地嶄露頭角。

    “葉家公子向我們顧家提親,這葉家可是幽雲十六州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掌控了整個幽雲十六州的武器交易。若是與這樣的大家族聯姻,對我們顧家實力可是極大的提升。顧嵐,你是我們顧家的子弟,葉少爺看上你那是我們顧家天大的福分,你休要不識好。”顧柄誠看著顧嵐,他的眼神裡滿是奸詐的神色。

    那顧柄誠乃是顧柄陵的親哥哥,算起來是顧嵐的大伯。可是顧嵐卻對他一點也沒有好感。當年顧柄陵被測出沒有武學天分之後,顧柄誠不斷打壓,想逼迫顧嵐家交出繼承的財產。幸好顧嵐爭氣,她爹還不至於在家族當中混得很慘。可饒是如此顧炳誠依然不依不饒,總是盯著顧柄陵不放,完全不是親兄弟的作風。

    葉子軒這個人跟顧嵐沒什麼交情,算起來兩人頂多也就是在顧家祭奠的時候見過一面。葉子軒身邊美女如雲,他怎麼會突然對顧嵐有意?怕也是顧柄誠暗中使了什麼壞。

    那葉家大公子葉子軒,乃是幽雲十六州出了名的紈絝子弟,無惡不作。顧嵐雖然是一介女流,不齒嫁給這樣一個庸才。更何況顧嵐的心意與一般的女子不一樣,這樣的婚事她是斷斷不會答應的。

    顧嵐抬起頭,面對著臺上的眾位叔伯,她心裡很亂。顧家對她有恩,大部分的族人對待顧嵐都是掏心掏肺的,要不是那麼多人的接濟,她恐怕活不到這個歲數。如果因為自己拒絕了葉家而給顧家帶來什麼損失,她擔不起這個責任。然而婚姻大事豈是兒戲,顧嵐和葉子軒沒有感情,而且葉子軒也曾經對顧嵐的閨蜜犯下那樣的錯誤,這樣的人顧嵐斷斷不會原諒。

    只可惜現在的顧嵐還沒有實力,在這樣的世界裡,沒有實力就沒有辦法說“不”。

    想了想,顧嵐拱手對眾位叔伯說道:“再過一個月,就是天策府考核的日子。嵐兒想,如若我能夠考上天策府,那對天策府應當會庇佑自己的弟子,等到那個時候我們顧家也就有了和葉家對抗的資本。況且每個家族子弟都有義務參加選拔,這也是中央城的意思,我想葉家也不敢明著和中央城作對。”

    顧柄誠眯縫著雙眼,兩道精光緊盯著顧嵐。自從有了這個女兒,顧柄陵在顧家的地位水漲船高,都快要超過他這個大伯的了。顧柄陵明明在他們三兄弟當中排行最小,卻繼承了父親一大半的財產。如若不趁著這個機會打壓一下顧嵐,那他這輩子恐怕也找不到機會把遺產搶過來了。

    顧柄誠一拍桌子說道:“大膽!長輩定好了的事情哪兒有你推脫的份?葉家親自上門提親,那是你的福氣!好一個顧嵐,我顧家家族的產業就要敗在你的手裡了!”

    大長老顧文華摸著鬍子看著殿堂上的爭鬥,他那雙賊眉鼠眼裡滿是奸笑。顧嵐仗著自己很有才華,經常在顧氏家族裡替人打抱不平,她招惹誰不好,偏偏因為宗族生意的事情招惹上了大長老!顧嵐這個麻煩的人斷斷留不得!如若不給她一點教訓,在這個家族裡面,他顧文華還要怎麼混了?

    葉家的親事,是顧文華一手撮合的。顧柄誠,也是他授意的。對付顧嵐這樣的螻蟻,豈需要他動一根手指?

    族長顧文光,看著眾人吵吵鬧鬧,不由得皺起眉頭。整個顧家表面上十分統一,背地裡卻四分五裂,以大長老為首,每個人都希望在宗族裡面謀求自己的私利。作為族長的他卻沒有什麼壓制的手段,看著下面的人吵吵鬧鬧,他不由得心煩。

    顧嵐是他看著長大的,他也很清楚那葉家小子的品行。若不是因為葉家勢力龐大,顧家得罪不起,他才不會捨得讓自己族裡的姑娘被那個小子染指!

    顧文光,作為族裡唯一一個武者十級的存在,終於被各個長老的議論惹怒了。

    威嚴的聲音在大殿上炸開,眾人的耳膜皆是一震。顧文光掃視眾人一眼,痛心地說道:“嵐兒是我顧家青年一輩裡最有希望的幾個小輩之一,顧家的小輩就是我顧家的希望。我顧家雖不如葉家強勢,可如若不能夠護佑小輩,那要這樣的家族有什麼用!嵐兒的意思你們都聽到了,這一個月你們都夾著尾巴做人,不要去跟葉家有什麼接觸。這次天策府的考核,我不僅會派顧嵐去,而且會派上我顧家最頂尖的青年高手。我顧家一定會奪得天策府的桂冠!”

    顧嵐望向族長,心裡充滿了感激。族長這樣的舉動,將會給顧家造成極大的壓力,而像大長老這樣的人又總是虎視眈眈族長之位,他這麼做也算是下了一個很大的賭注。他賭顧嵐能夠贏。

    看到族長這樣豪情壯志,幾個家族的青年都被打動。而顧嵐咬著嘴唇低頭說道說道:“還有一個月,嵐兒一定會竭盡所能。”

    在玄武大陸,共分為普通人、武者、神境強者三個等級,在武者等級裡,又分為一到十個級別。像族長顧文華這樣的武者十級,已經可以在幽雲十六州這樣的小地方獨當一面了。而整個幽雲十六州,神境強者也不過只有三個人。

    葉氏族長就是其中一位神境強者,仗著自己父親的威望,葉子軒在幽雲十六州狐假虎威,吃喝嫖賭樣樣齊全。自從葉子軒在顧氏祭典上見過顧嵐一次之後,便念念不忘,才過了幾天功夫,就派人來上門提親了。

    如若是別人,顧嵐也不會如此介懷。可偏偏這個葉子軒,顧嵐對他的低劣的品行瞭若指掌。當初閨蜜溫靈萱就是折在這個小子身上,到如今,每每天寒之際,溫靈萱身上的寒毒都會發作,痛不欲生。

    從宗族大會回來之後,顧嵐坐在窗邊遲遲未睡。她緊緊捏著自己的拳頭,雙目緊盯著焰火。

    天策府是玄武大陸最好的學堂,那些官宦家族的子弟靠吃補藥、吃山珍海味來提升自己的修煉速度,所以對他們來說達到六階水準凝練出神魂並不困難。只要能夠凝練神魂,那麼在比試的時候就輕而易舉,所以一般人都把六階作為進入天策府的一個門檻。

    可是顧嵐家裡家徒四壁,根本沒有錢給她買靈藥。而且顧家最好的功法在整個幽雲十六州也稱得上是很爛,所以顧家在天策府考核當中連年墊底,早已成為幽雲十六州的笑話。她顧嵐想要在一個月之內達到六階水準,甚至要力壓群雄取得戰績,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人不能因為不可能為就不為!修煉本來就是逆天行事,誰又能保證她顧嵐不能在一個月內提升自己呢?

    想到這裡,顧嵐吹熄了燈火,她決定今晚徹夜修行,一定要儘快突破四階到五階的障壁。

    顧嵐在四階已經很久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的修煉比別人困難得很多。在其他人眼裡,顧嵐算是一個異類,在沒有服用丹藥的情況下她竟然就能夠達到四階巔峰的水準。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為了這個四階巔峰她付出了多少努力,如果正常人像她這樣努力,早就達到五階巔峰甚至六階凝神了。

    她在修行的時候,總是覺得氣息不通暢,尤其是在脊髓附近的幾個大穴。這種凝滯感嚴阻礙了她的修行。顧嵐感覺,如果能夠順利衝破那幾個穴位,她的實力將會突飛猛進,然而幾年下來,她始終無法衝破那些穴位,為此她看了不少宗族秘笈,也始終沒有找到解決的方法。

    氣息運行到第一個大穴的時候,顧嵐明顯感覺到力不從心。她拼命用丹田之力頂住氣息,體內熱氣蒸騰,很快額頭就滲出了汗珠。那個大穴始終無法鬆動,她以為今夜又要徒勞而返。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顧嵐卻突然覺得心中有種異常,她雖閉著眼,卻覺得黑暗中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她。

    這種感覺如此怪異,她墓地停下了修煉,睜開眼睛看著房內。

    修行了大半夜,此時已是三更天。

    “這麼晚了……”顧嵐自言自語。可當她將目光轉到房間中央的時候,她的嘴巴張大得說不出話。

    顧嵐閨房的地板上,趴著一個白色的小動物。那個小動物長了一張窄窄的小臉,一雙水晶似的牟子忽閃忽閃十分可愛,它的身後拖著一個球一樣的小尾巴。

    那個小東西見到顧嵐一點也不慌張,它歪了歪滾圓的腦袋,兩隻耳朵晃了晃。它的毛色光滑,臉頰纖長,雙眸泛著桃花。那小傢伙竟是長得十分可人,如果要用人類的語言來形容,那就是――魅。

    顧嵐從沒想過自己竟會用“魅”字來形容一個巴掌大的小東西,她也是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饒是顧嵐從小跟著父親上山打獵,見多識廣,也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神奇的生物。這個東西是個什麼?它的臉像狐狸,身材像貓,屁股後面的小尾巴卻像個兔子。

    這個“三不像”的東西卻有著跟人一般的神情,它用好奇的神情盯著顧嵐,好像在她身上發現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顧嵐聽說過有些道行厲害的妖怪可以化為人形,眼前這個小東西難道也是一個什麼妖怪?妖怪是會吃人的,自己的父母沒有修為,若是給這個妖怪東西害了,那還得了?

    想到這裡,顧嵐一下從蒲團上跳起來。她想在這個東西害人之前,親手把它給抓住。

    但那個小動物卻忽然給顧嵐眨了眨媚眼,接著,它竟然笑了。然後一眨眼功夫,它就消失不見,而它去的方向,竟然是顧家的舊祠堂。

    顧嵐一愣,旋即便追了上去。

附件

女神有藥.docx (882.72 KB)

2018-12-24 16:59, 下載次數: 8

2.無字天書

    因為身份低微,顧嵐住的小院離開宗族中心十分遠,深夜之時,所有守夜的族人都聚集在族長住處、圍牆等幾處比較重要的地方。故而顧嵐住處邊反倒顯得十分寧靜。

    那個小傢伙動作非常迅捷,以顧嵐四階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可不知為啥,那個白色的小動物卻總是走走停停,好像是有意在等顧嵐。

    顧嵐也是十分吃驚,她跟著那個小傢伙走了一路,不知不覺,卻是走到了舊祠堂的方向。因為這裡附近本來就沒有守衛,出了顧嵐一家人,也就顧柄誠家住在這了。顧嵐不想去麻煩顧柄誠,更加不想驚動自己沒有武功的父母。想了半天,她還是決定要自己跟著那小傢伙,看看它究竟要幹點什麼。

    如果要害人,那小東西應該早就下手了。顧嵐猜測,以它的速度,實力應當不弱,她不過才四階水準,雖然在顧家年輕人當中算是不錯的,可放眼玄武大陸,根本算不上什麼。那個小東西並沒有害她,也沒有害她父母,反而好像在指引她去一個地方,這讓她的心裡也不由得生出許多好奇。

    顧嵐停下腳步,她觀望四周。這個地方她有印象,小時候顧家每年的祭典都是在這個舊祠堂舉行。後來因為年久失修逐漸荒廢,祠堂便在去年祭奠的時候遷移了。在她的印象當中,似乎所有的祖宗牌位都被請走了,這個地方應該是空曠破落。

    夜色已深,祠堂周圍的雜草被風吹動,發出“刷刷”的聲響,顯得十分陰森。

    那白色的小動物在祠堂門口探了探頭,便消失在祠堂深處。

    顧嵐跟了它一路,最後發現它把自己引到了這麼一個地方。她也覺得奇怪,難道這個舊祠堂裡,還有什麼祖先遺留下來的重要寶藏不成?

    顧嵐這麼猜測是有根據的。在她翻閱顧家祖籍的時候才得知,原來顧家原本是非常有名望的大家族,後來卻不知什麼原因逐漸銷聲匿跡,直到現在,顧氏已經衰弱成為幽雲十六州中間一個沒有什麼地位的沒落家族。

    照理說以顧氏原來的聲望,應該會有極其強大的功法傳承。也許是因為戰爭遺失,又或者因為家族分裂,到了顧文華這一輩,顧氏家族中傳承下來的僅僅只剩下幾部殘缺的功法。也正是因為如此,顧嵐想要修煉到六階才如此艱難,如果有顧家先祖傳承下來的功法,那麼顧嵐要在一個月之內修煉到六階也未必是不可能。

    顧嵐小的時候經常和族兄們一起在舊祠堂玩耍,這裡的雕樑畫棟在她記憶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如今祠堂很久沒有人來打掃,屋簷下都築起了鳥窩,幾根合抱的立柱中央也被蟲蛀空。原本供著祖宗排位的地方,也已經是空空如也。蜘蛛們在這裡織起了網。

    那個白色的身影不知道從哪裡閃了出來,它亮晶晶的眼眸盯著顧嵐,而它的懷裡,竟然抱著一塊深色的牌位。

    祠堂遷址之後,所有的祖宗排位都被請到了新祠堂,這塊牌位卻不知怎麼遺失在了這裡。顧嵐借著月色看清了牌位上的字,她暗道奇怪,牌位上的人並不姓顧,甚至連個稱呼都沒有。偌大的牌位上面只寫了兩個字――

    “青冥”

    “這個青冥是誰?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顧嵐皺起了眉頭,她也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舊祠堂裡供奉著不屬於顧家的東西。

    那小傢伙抱著青冥的牌位,眼神裡似乎透露出一股敬佩,甚至於還有一點留戀。可是它卻忽然躥到了房梁上,抱著牌位毅然決然地往下一摔。

    “快放下祖先的靈位。”顧嵐也不管這個青冥究竟是誰了,既然是供奉在顧家的那應當與顧家有莫大的聯繫。

    雖然顧嵐已經飛上去,可是她的動作卻沒有小東西快。就聽到“啪嗒”一聲,一塊寫著祖宗名字的實木牌位“哢嚓”一聲碎成兩半,雕花的底座整個掉落,中間的名字也給敲裂了。“青冥”兩個字從正中間裂開,上好的花梨木被那小東西用勁一摔,碎成了幾塊。

    “糟了。”顧嵐心裡一驚,損壞祖宗的牌位,那可是觸犯了家族禁條。偏偏周圍又沒有其他人,如若這個時候有誰看到了,豈不是講不清楚?

    偌大的祠堂裡就只有顧嵐一個人,那小東西卻趁著顧嵐不注意溜了。

    打碎祖宗排位,那是宗族當中極其忌諱的事情,顧嵐此刻站在這裡,如若被人發現,那她有幾百個嘴也解釋不清。可是顧嵐卻沒有離開,她的眼睛直直地注視著地面上碎裂的牌位,那被摔碎的牌位中間竟然是空心的!那裡面好像放著什麼東西。

    這塊牌位不知是顧氏祖上那一位先祖的牌位,從那精緻的做工以及沉甸甸的手感來看,恐怕那位先祖在祖上也是極其重要的人物。這樣一位人物,竟然會在牌位裡夾帶著什麼東西,那這個東西,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要。

    顧嵐終於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蹲下來,撿起了碎裂的牌位。當把碎裂的牌位從中間掰開的時候,裡面果然露出一截微黃的帛書。

    那段帛書也不知道在牌位裡存放了幾千年了,被顧嵐拿在手裡,既沒有破碎,也沒有殘缺,那絲滑的手感仿佛有生命一般。

    顧嵐慢慢展開帛書,在那帛書的右端以古重的字體寫著兩個大字――《天書》。

    兩個厚重的字在顧嵐的面前不斷綻放出神光,好似要把她整個人都吸入帛書一般。顧嵐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引力由手上的帛書傳入,她著急地想要放開手,卻發現自己體內的玄氣正在源源不斷地傳入帛書。那帛書卻好像無底洞一般,永遠也填充不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