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GL] [仙俠]《第一情敵GL》作者:古言九卿

[仙俠]《第一情敵GL》作者:古言九卿

第一情敵  作者:古言九卿

文案

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的第一美人白玨,是我的情敵,她搶了我9999個心上人。

我以為我會孤獨終老。

可在我成為十四萬歲老姑娘的時候,有只初生的小白狐來到我的面前,搖晃著九條小尾巴,認認真真的告訴我,她要娶我。

銀簪終折,龍骨化作天際赤虹,你與我,前生今世,恩怨情仇,曲終再續。

內容標籤: 打臉 歡喜冤家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赤炎,重華 ┃ 配角:阿九,九薇薇,白玨,樊天,樊籬,天帝,扶音,鴻雁,徼幸,錯掠影,縉雲,驚鴻,龍神,盤古,荊月,二哥,阿爹,朱雀 ┃ 其它:第一美人,第一情敵,盤古開天,龍神,三千世界,九霄,魔族,仙俠,走火入魔,朱雀,鳳凰,李代桃僵,詭計,東烏帝君,輪回珠,紫月鎖

附件

第一情敵.doc (1.46 MB)

2018-7-24 19:45, 下載次數: 110

第1章 妖豔賤貨(一)

  我的鄰居是個妖豔賤貨。

  妖豔賤貨曾經高談闊論斬釘截鐵的說過,這世上沒有她勾引不到的男人。

  妖豔賤貨是個言出必行的人,她一直都在用生命證明在這世上她是多麼傾國傾城世無其雙。

  在十萬年前,我還只是一隻萌萌噠小神獸的時候,本神獸遇見一個俊美出塵的散仙。

  那時本神獸形容窘迫,本神獸羽毛上染了鮮血,那散仙都毫不在意,他只將那獸夾從本神獸的腿上褪下,為本神獸悉心包紮,還放了本神獸的生。

  本神獸果斷看上了這個溫文爾雅的白衣散仙。本神獸三步一回頭五步一不舍,那散仙笑容款款目送本神獸遠去,那面容披雲戴霧飄渺華美,真真是好看極了。

  等到好不容易打聽到了散仙的名諱和住處,本神獸一溜煙下了山。可惜在那桃花林外邊,本神獸只看到本神獸初戀那個心尖尖上,日思夜想的謫仙人兒,只癡癡的望著妖豔賤貨的小臉蛋,為她溫柔的拂開腮邊一朵灼灼其華的粉紅桃花。

  那個謫仙人兒的目光,本神獸見過。那眼神,就跟本神獸想著散仙思春傷情照鏡子的時候,一模一樣。

  本神獸痛不欲生,本神獸傷心欲絕,本神獸在北陵山裡嚎啕大哭了三天三夜,用以祭奠本神獸尚未綻放便已經被妖豔賤貨活活剜掉的第一朵初戀小桃花——花骨朵。

  修仙三萬年,本神獸好不容易渡劫,即將要成為小仙女。

  看管我們北陵朱雀族和隔壁山頭青尢山的九尾狐族,奉命引渡我們成仙的是同一個司命。小神獸我在苦修了三萬年之後總算是要成仙,成為一代風華絕世小仙女。

  升仙五百年,雷劫渡了一場又一場。我的老子也是天庭一方赫赫有名的朱雀神將,他還特意托了司命特意來給我放水。

  最後一場雷,那可真是天雷地動萬頃而下。本小仙女和隔壁山頭一起渡劫的妖豔賤貨一起迎接天雷的洗禮,兩人身上血跡斑斑都是慘不忍睹。可那把我迷得暈暈乎乎的俊俏司命竟然看都沒有看我一眼,反倒一臉緊張的抱起了旁邊西子捧心的妖豔賤貨慌張離去,留下本仙捂著胸口氣的吐血。

  那個時候,捂著胸口吐血的本小仙女就非常不情不願的望著妖豔賤貨那梨花帶雨的笑容,心不甘情不願的發現了一個真理,這年頭顏值即正義。但本仙不洩氣,本仙很努力!如果沒有靠臉打敗妖豔賤貨的可能,那就用武力值暴力碾壓!

  五萬年後,本小仙女就成了一代戰神。十方天庭,至少有九重雲霄響徹過本戰□□字。本戰神所向披靡,本戰神戰無不勝,所有聽過本戰神成名之戰的仙人們提起本戰□□諱都情不自禁的豎起大拇指。
  那時本戰神紅衣怒馬,一杆沖天戟使的出神入化,上天遁地無所不能,本戰神真真是威風極了。

  可再威風能有什麼用。

  在此之前,妖豔賤貨已經搶走了本戰神從小到大看上的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男人。

  本戰神傷春悲秋,本戰神怒火滔天,整個天庭都在傳本戰神是個笑話,是個蠻力大過美貌的母老虎。天帝和本戰神老子都看不下去了。他們為本戰神在全天庭面前定下了婚事,要將我嫁給四海八荒第一美男的東烏帝君。

  東烏帝君居於扶桑樹,與烈焰金烏同為天地孕育,是一方天庭的主神,與天帝平起平坐。只是近來幾年不怎麼出來活動,聽說是在府裡撿了只白毛小獸,貼心養著。

  天帝一邊說東烏帝君好興趣,一面又賜了我無數海上仙山仙草靈藥。那時我剛從戰場上征戰回來,渾身浴血,連鎧甲都來不及卸下,便跪在大殿裡聽天帝給我主持婚事。

  本戰神見過東烏帝君,那真真是世上最美麗最飄逸的帝君。他與天地同壽,與烈焰金烏齊平,是讓我喚聲祖宗都不為過的遠古神邸。

  本戰神心裡美滋滋,美滋滋的看彩鳳扯天邊雲霞為我裁做嫁衣,美滋滋的看東海錦鯉吐海底珍珠為我綴上鳳冠,美滋滋的披上鳳冠霞帔,美滋滋的聽東烏帝君回信說,他貼身養著一隻毛色白膩的小狐狸,也不知道何時走丟了,他挺喜歡那只小狐狸,希望天帝替他找一找。

  還有,小狐狸怕生,若是我去了,怕是會驚著她。

  本戰神當然知道那是哪只狐狸。

  本戰神怔怔的捏碎鳳冠,撕下霞帔,身著戰衣,手持一方戰無不勝所向披靡的沖天戟,沖進了青尢山。

  那銀光過去之處,滅的一方腥風血雨,剿的一方雞犬不寧。不過片刻,天沉沉的壓下來,仿佛有萬千天兵天將守在高空,準備將本戰神捉拿回去。

  本戰神殺進已經數萬年沒有來過的青尢山。

  妖豔賤貨端正的坐在銅鏡前,從鏡子裡回頭看我。她遇事素來從容,在我手持沖天戟沖進來的時候也一點也不慌張,她從鏡子裡回頭看我,風情萬種勾魂攝魄的眉,層層疊疊美若幻境的眼,她真不愧是個會讓天下所有男人都為之瘋狂的美人。

  她對本戰神輕啟檀口,從鏡子裡,風情萬種的看著本戰神,溫柔而帶著少女般的羞怯,輕輕的溫柔的說:“你來啦。”

  她穿著大紅的嫁衣,從鏡子裡看著我,那銅鏡不如水鏡清晰,可即便銅鏡裡她五官略帶模糊,那也是一張美的驚為天人的一張臉,帶著細膩的嬌羞,仿佛是少女在等待自己心愛已久的情郎。

  ——那個情郎,是誰?

  是我還是神獸時救下我的散仙,是我在萬頃雷霆下渡劫時不苟言笑的司命,是我滿心期待著會踩著麒麟踏著天雷來娶我的東烏帝君?

  血濺上銅鏡。

  血染芳菲,那真的很美。妖豔賤貨依舊穩穩的端坐在鏡子前,偌大一面銅鏡,映出我發紅著魔的眼。

  我墮魔了,為了所謂的情愛,終究還是萬劫不復。

  妖豔賤貨的眉眼染上了斑斑血跡,可她依舊從容不迫。她從鏡子裡看著我成魔的眼睛,輕輕的溫柔的說道:“我就知道你會來的,你終於來找我了。”

  頓了頓,她的嘴角淌出一絲血,卻還是略帶甜蜜的輕聲道:“你以前說要來找我,小的時候,你說的那些話,我都記著呢。”

  小的時候我說了什麼?

  本戰神血紅的眼睛往她的身上挪去,面前染血的美人,鳳冠,比東海珍珠還要璀璨,霞帔,比天邊彩霞還要美豔。

  她對著鏡子沖我微笑,和著鮮血,甜蜜的說道:“你忘啦?你說過,有一天,你會來青尢山,娶我。”

  那只是童言無忌。

  那只是少不經事。

  那只是............

  事到如今,有何意義呢?

  她終於流失了力氣,臉上卻還是掛著笑,只有點遺憾的說道:“我就知道你從來都不會記得,畢竟這只是玩笑話。我也知道這只是玩笑話,你已經很久沒有同我好好說過話了。你從來不肯見我,如果這次不是激怒了你,你也是不會見我的。”

  滿室寂靜裡,她輕輕的咳出血來,只帶了一份嗔怪,像是自嘲似得,輕輕的說道:“我有五萬年七千四百多年沒有見過你了。”

  外頭天雷滾滾,狂風大作,黑雲烏壓壓的湧了過來。本戰神知道,天庭肯定已經看到屬於本戰神的星辰隕落,魔星緩緩升起。他們派來抓我回去的人,該又是誰領兵呢?

  是七十二位太白星開道,十八頭白虎神獸拖動戰車,還是六翼鳳凰揮動天焰烈翅,千軍萬馬緊跟其後?

  我已經不想再知道了。

  面前的美人終於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她展開雙臂,將那一身染血的衣裳展示給我看。

  她看著我,在漸漸消逝的氣力裡,溫柔而甜蜜,帶著近乎疼痛的柔情,朝著我,一臉期待的說道:“好看嗎?”

  那淌血的美人,那媚態風姿的眉眼,滿心滿意的情意,她輕輕的,張開手朝我的沖天戟溫柔的撲過來。

  沖天戟沒身而入,她在我的耳邊輕呵道:“只給你看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