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GL] [古代]《鶴鳴江湖GL》作者:葉陌

[古代]《鶴鳴江湖GL》作者:葉陌

素衣染梨花,
仗劍舞霜華。
引歌嘯浮雲,
驚鶴鳴天下。

“驚鶴出,神鬼哭!”
她是武林絕學“驚鶴劍”唯一傳人;
她是絕色少女,亦扮作如玉少年;
武林霸業非她所求,她卻被推到風口浪尖;
紅塵萬丈非她所戀,她卻心甘情願被羈絆;
還記得,春水梨花下,你嬌顏如畫;
還記得,漫天花雨下,我笑靨如花;
可刀光劍影中,還能否守住那份溫柔繾綣?
在恩怨情仇後,還能否執子之手遍賞河山?
一段愛恨交織的江湖傳奇,
一段劍傾天下的武林神話,
盡在《鶴鳴江湖》!

內容標籤:江湖恩怨 情有獨鍾 報仇雪恨 虐戀情深

搜索關鍵字:主角:段雲袖,葉秀裳 ┃ 配角:楚瑤,金姝,葉敬成,葉遠襟,魏少謙,某神秘人 ┃ 其它:GL,愛情,武俠

附件

鶴鳴江湖.doc (747 KB)

2018-2-13 20:13, 下載次數: 79

☆、一、初入江湖

  鏡中的人,輕紗白裙,秀逸絕美。
  段雲袖看著自己,脣畔噙著一絲苦笑,心中有一絲不捨。過了一會兒,她的眼神漸漸變冷,透出堅定。她不再遲疑,伸手拔下了秀髮上的白玉簪,解開髮髻任其流瀉,然後利落地輓起來在頭頂系成髻,插上竹簪,又拿起眉筆將細眉畫濃,然後換了一身藍衫。
  
  清風軒裡,靈隱道人一身灰紗罩住仙風道骨,坐在桌旁看著自己的徒兒段雲袖——她昨天還是絕色少女,現在卻變成了俊秀少年。她的大弟子聶琴和三弟子蘭青兒在左右站著,也看著一身男裝的段雲袖。
  “袖兒,你真的決定了?”靈隱道人緩緩開口。
  “是的,師傅。”段雲袖點了點頭,語氣堅決。

  “那好吧,我也不攔你。我知道這十年來你日日辛苦練功是為了什麼。只是你要記住我的話——江湖險惡,多加小心!一旦有人知道你的真實身份,恐怕十年前的惡夢又要重演……”

  “徒兒謹記師傅教誨!”
  靈隱道人朝大弟子聶琴看了一眼。聶琴會意,將手中的劍遞給了段雲袖。
  “就讓這把靈隱劍助你一臂之力吧。”靈隱道人說。

  “師傅……”段雲袖有點吃驚,要知道這把靈隱劍可是世上少有的寶劍之一,當年師傅就是憑此劍縱橫江湖,少見敵手,成為極富盛名的俠女,後來卻不知何故出家修道,被尊為“靈隱道人”。

  “你拿著吧,再好的劍也要有人使才行。袖兒你天資聰穎,悟性極高,尤擅劍道,我的靈隱劍法你已得大成,如果你能找到你家祖傳的驚鶴劍法加以修習,能達到你先祖那樣的造詣也未可知……”

  靈隱道人說的,正是百年前的段家家主段天涯。當年他以驚鶴劍法縱橫江湖,求一敗而不得,世傳“驚鶴出,鬼神哭”。但其後段家一代不如一代,至段雲袖的父親段寒一代已寂然無聞,據稱驚鶴劍法已經失傳。而段雲袖卻繼承了先祖的習劍天賦,從四歲起其父段寒就教其修習內功,但不傳劍法。十歲那年,段雲袖機緣巧合得拜靈隱道人為師,十年後已得靈隱劍法精髓。

  此時段雲袖眼眶濕潤,雙膝跪地,肯切地道:“師傅的恩德和厚望,袖兒記住了。若袖兒還有命回來,一定侍奉左右,報答師傅!”

  “你能好好活著回來我就很高興了。報答之事,不必介懷。”
  說完,靈隱道人拿起桌上的拂塵,“琴兒,青兒,送她下山吧”,然後起身離開。
  
  “就送到這兒吧。”到了山腳,段雲袖開口對大師姐和小師妹說。
  聶琴和蘭青兒站住了腳步。
  “袖兒,多保重,如果遇到什麼危難,一定讓我們知道!”

  聶琴看著師妹雲袖,握住她的手又放開,把不捨都藏在心中。這麼多年,三姐妹一起練功,同食同寢,親如手足,今日段雲袖要離開去往險地,也不知道何日再見,還能不能再見。但她不能開口阻止——段雲袖十年的傷痛,十年的辛苦,都是為了報仇雪恨的那一刻,這些,她全都了解。

  小師妹蘭青兒則一把抱住二師姐,要哭又忍著,“二師姐你要是不回來我就去找你!”
  段雲袖拍了拍小師妹的背,笑道:“青兒放心,一定是我先回來找你!”
  蘭青兒抱了好一會兒,終於放手。
  段雲袖退後一步,“我走了,你們保重!”
  她強自壓住離愁別緒,不再多說,轉身上馬。
  雪白的駿馬揚起前蹄,奔馳而去,消失在身後師姐和師妹眷念的目光裡。
  
  段雲袖騎著白馬一路奔馳。這日她在一家客棧落腳,點了幾個小菜正吃著,忽然看見幾個練家子打扮的漢子提著兵刃進了客棧,坐在她邊上的空桌旁。

  店小二見是附近雷公寨的人,趕緊過來招呼他們。幾人點了幾斤酒肉之後開始聊起來,其中一個穿灰衣,蓄著一寸鬍鬚的大漢賣弄地說起自己剛聽到的消息。

  “喂,兄弟們,聽說沒有?明遠山莊廣發英雄帖,說是要舉行誅魔大會,邀請各路英雄商量怎樣鏟除魔教!我估摸著,和半個月前飛龍門被滅門一事有關。那飛龍門可真夠慘的,一百多號人都見了閻王爺。這天殺的魔教,做得真是絕!”

  “真的嗎,劉大哥?”一旁穿褐衣的年輕男子將信將疑。
  “我騙你是烏龜王八蛋!你還不知道吧,明遠山莊的大小姐已經到了廬州的魏家堡,請‘神風掌’魏老爺子過去!”
  “明遠山莊的大小姐,就是葉秀裳葉大小姐?”那年輕男子又驚又喜。

  姓劉的大漢一個爆慄敲在年輕男子頭上,“趙強你想都別想!那葉秀裳是什麼人? 明遠山莊的大小姐!和她哥哥並稱‘江南雙秀’!聽說不光是人長得比那花兒還好看,武功又高,又會彈琴下棋!喜歡她的人都可以從這裡排到你老家了,而且還全是些有錢有勢的公子哥,要不就是哪門哪派的少當家。你看看你,哪點兒配的上!”

  趙強縮了脖子,一臉委屈,“劉大哥,我就是一個念想兒嘛,我當然,當然沒那個本事,可是,要是能見到葉大小姐一面,我就是死也甘心!”
  其他幾個漢子聽到此話,都大笑起來。

  “你呀,只是要見一面的話,有機會!聽說最近葉大小姐約了湘西四鬼在隨州城外見,要為一個月前被他們殺死的顧家人討個公道!這兒離隨州可不遠!”

  “湘西四鬼?葉大小姐打得過他們嗎?他們可是讓不少好漢栽了呢!那個廖金槍不就是被他們殺了嗎?那可是白道響當當的好漢啊!”趙強一臉擔憂之色。

  “得了,你這小子,皇帝不急太監急!我不清楚那葉大小姐有什麼手段,居然想以一敵四,難道她有三頭六臂?我看啊,她這次恐怕要栽了!”

  趙強急急爭辯:“劉大哥,你別烏鴉嘴!我聽說葉大小姐出道這三年來,會過不少黑道上的厲害角色,都沒有失過手,我不信這一次她會失手!”

  “你小子,乾急什麼!你急也沒用!葉秀裳她再厲害,不過一個小姑娘。以前那都是一對一,這次我看她雙拳難敵八手!”

  姓劉的大漢從懷裡摸出錢袋,在趙強面前晃。
  “看到沒有,如果她贏了,這都是你的了!”
  “好,一言為定!如果她輸了,我翻倍賠給你!”

  兩人在那裡爭得面紅耳赤,一旁的段雲袖只是笑笑。不過,她心裡對那個葉家大小姐也產生了好奇——那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子呢?以後有機會的話,應當認識認識,看這江湖傳聞是真是假……
                          



☆、二、梨花為媒

  段雲袖騎著白馬,一路朝長江馳去,幾日後已來到隨州城外。此時正是三月,小城外景致頗好,草長鶯飛,春光明媚。

  她放慢腳程,騎著馬緩緩而行,突然聞到一陣淡淡的清香。她拍了一下馬脖子,讓馬兒跑起來,向那陣清香奔去。很快,一人一馬穿過樹林,看到了不遠處的一條清溪。她稍稍抬起頭,望見了對面的溪水邊上一樹梨花開得正盛。花兒瑩潤如雪,和蒼鬱的枝幹相映,美得眩目而大氣。

  那高大的梨樹下還站了一個女子。那女子著鵝黃衣衫,面容靈秀,芳姿淡雅,清華暗斂,手裡提著一把寶劍,似在等什麼人。

  一陣春風吹過,女子的秀髮輕揚,衣袂翩躚,片片梨花也從枝頭飄落,在空中旋轉舞動,久久不肯落下。那女子伸手接住一片花瓣,看著它微微一笑,當真是“燦若春花,皎如秋月”。

  女子凝視那花瓣良久,然後輕啟雙脣,將梨花吹落。風終於止歇,梨花落到地面,暗香如故,或落到水裡,順流而下。

  段雲袖看著這溪水,這梨花,這女子,覺得最美的景致也不過如此了。所謂“春水映梨花”,已是人間美景,還有這麼一個絕色女子在春水邊、梨花下,真真是絕美的景色。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在對方眼裡,何嘗不是一種景致。她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幅畫卷,將成為她此生難忘的記憶。

  那女子聽到馬蹄聲,一抬頭,望見了段雲袖。她定定看了段雲袖兩眼,覺得對方有點無禮,但看對方目光澄澈,好像只是在欣賞一幅美景,沒有絲毫邪念,便下意識地微微點頭,揚起脣角,以一抹淺笑致意。

  那點頭很輕很輕,笑容很淡很淡,幾乎難以察覺,但是段雲袖看見了。她也點了點頭,回以微笑。她緊了緊手中的韁繩,正想扭轉馬頭沿溪而下,卻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兩人都放眼望去,看見幾個漢子正策馬過來,似是奔著梨樹下的女子而來。

  “葉秀裳,我們來了!”那幾個漢子氣勢洶洶,還未下馬,已經開始大聲呵斥,一點不把樹下的女子放在眼裡。

  那個被喚作“葉秀裳”的女子也不驚慌,只是笑了笑,“很好,你們很守約。”

  “哼,你以為我們不敢來?別為我們湘西四雄會怕了你,不過是個黃毛丫頭而已,給我們當個小丫鬟還差不多!”四人“哈哈”大笑,翻身下馬,逼近葉秀裳。

  原來,這四人便是幾年來稱霸鄂湘兩地的“湘西四鬼”。他們自稱“湘西四雄”,仗著武功高強便橫行無忌,欺壓鄉鄰,最近還殺了一戶姓顧的人家,理由是那戶人家拒不肯繳納安保費。

  “你們怕不怕,是你們的事,但我今天是要替顧家人討個公道!”
  葉秀裳秀姿卓絕,身形穩固,而手中的劍微微一動。

  “我說明遠山莊是怎麼出名的呢,原來是專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哈哈……”“湘西四鬼”中的老大面帶戲謔,其他三人也跟著大笑。

  “三條人命,在你們眼裡原來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葉秀裳的臉龐染上薄怒,“那好,我今天廢了你四人的武功,也是小事一樁!”

  “湘西四鬼”聽聞此話,變了臉色。明遠山莊威名遠揚,其莊主“千鈞劍”葉敬成以千鈞劍法獨步武林,行俠仗義,為白道人士敬重,其一雙兒女葉遠襟和葉秀裳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是武林後起一輩中的佼佼者,被稱為“江南雙秀”。但看眼前女子才雙十年華,明秀動人,全無殺氣,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敵得過四人聯手吧。十天前,葉秀裳找到周四鬼,約他們十天之後在此相見,說要為枉死的顧家人討個公道。四人也忌憚明遠山莊,但葉敬成來了還差不多,這葉秀裳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殺得了他們四兄弟,如果逃了,以後也沒臉在江湖混了。四人盤算好後,這才如約前來。

  “大哥,感情這姓葉的人都是吃熊心豹子膽長大的,說話都這麼有底氣。好啊,今天就讓我們兄弟見識見識你這美人兒的厲害!”婁三鬼陰陽怪氣,惦著刀靠近葉秀裳。

  “看你這姿色,打著燈籠都難找,比我剛搶來的那個強多了。正好,你自己送上門來,省了婁三爺我的功夫,嘿嘿……”

  葉秀裳看了逼近自己的婁三鬼一眼,不怒反笑,“噢?是嗎?那好,我倒很想見識見識婁三爺你的本事。”

  婁三鬼詫異於眼前女子的鎮定,也為她語氣中的不屑所激怒。
  “好啊,美人兒,出劍吧,婁三爺我讓你三招!”
  葉秀裳不再答話,右手按上劍柄,拔劍出鞘。只見劍身晶瑩如水,照得見人的影子。

  她身影一動,劍隨心走,直接刺向婁三鬼面門,既準又快。
  婁三鬼見劍招平淡無奇,“嘿嘿”一笑,身子一歪,就要避開。誰知那劍似乎料準了他的去向,立刻封住了他的出路,接著斜斜刺來,目標直指心口。

  婁三鬼大驚失色,趕緊抽出長刀,架住葉秀裳的劍。但是卻不料長刀碰上對方的劍,立刻出現缺口。
  “我這靈泉劍可不是那麼好擋的!”

  葉秀裳輕笑一聲,劍勢立變,攻向對方下盤,逼得他一個鴿子翻身,騰空而起,卻暴露出了空檔。
  說時遲,那時快,葉秀裳一招“魚躍深淵”,靈泉劍以詭異的弧度刺向空中,“嗤”的一聲,婁三鬼的右腿已經被劃出一道深長的口子,緊跟著整個人砸到地上,鮮血直流。

  其他三人見狀大驚,都沒有料到老三竟然在這麼快就掛了彩。
  馮大鬼走過去給老三點穴止血,扶他坐在一旁,扔給他一瓶金瘡藥,接著拔出大刀,喊了一聲“兄弟們,上!”三人圍住了葉秀裳。

  葉秀裳握著劍柄的手緊了緊,一雙秀目明嫣而深幽,絲毫不懼。
  三人揮動長刀,分三個方向攻向葉秀裳。葉秀裳也轉動寶劍,身影翩躚,若流雲出岫,瀟灑輕盈,劈開了三人接連不斷的攻勢,同時看準破綻,頻頻還擊。
  溪水對面的段雲袖騎在馬上沒有走開,而是關注著這場激鬥。

  葉秀裳武功不弱,她估計得到,因為她看見了那雙秀目中的神采,但是葉秀裳竟然能在三人的全力圍攻下進退從容,游刃有餘,就不得不令她詫異了。拆過三十餘招後,她明白了——原來這四人武功都不弱,但是單對單都不是葉秀裳的對手,而如果組成陣法,以四敵一,就勝券在握。只是現在這婁三鬼已經傷了腿,四缺一的陣法有了破綻。而葉秀裳應該是熟諳其中奧妙,所以一出手就以殺手■傷了婁三鬼,根本不給他們機會組陣,而且看上去她已經鑽研透了三人可能的攻勢,所以此時能夠泰然自若。等再拆幾十招後,勝負就將明了。

  段雲袖抱劍在懷,心中對這女子不禁刮目相看,暗道:“原來這江湖真的是臥虎藏龍……”
  
  對面樹下,幾人的劍氣刀風掀起了地面的梨花圍著幾人亂轉。一旁的婁三鬼處理完傷口,也緊盯著打鬥,眼裡恨意畢顯。

  葉秀裳將長劍在空中一旋,劃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然後一劍化三,在瞬息之間刺向三人。
  “啊”的幾聲,三人的大穴已被刺中,倒在地上。

  “好劍!”段雲袖在心中贊道。這速度之快,角度之刁,讓她嘆服!她想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找這女子切磋切磋。

  “你,你……”地上的幾人驚得說不出話來,想不到自己縱橫江湖數年,今天竟然栽在一個黃毛丫頭手上。

  “這下你們該服了吧。”葉秀裳鵝黃的衣衫在風中飄揚,靈泉劍指著馮大鬼。
  幾人面面相覷,無話可說。

  “你們四人橫行鄂湘兩地,做了不少壞事,今天是罪有應得!不過眼下我還不想要你們的性命,而是要廢了你們,替那些從前被你們欺凌之人來懲戒你們!至於顧家,他們的侄兒顧鴻已經準備好了訴狀,證據也收集好了,在官府等著你們呢!”

  這“湘西四鬼”平日太過囂張,連衙門也敬而遠之,如果沒有一身武功,也就沒了依憑,那麼讓官府來治他們的罪,是最恰當不過了。當然,這葉家已經幫助顧家的侄子顧鴻打點好了當地官府,只待拿人。那官府也是吃軟不吃硬,不肯冒險,一直拖著,葉秀裳這才親自出手。

  四鬼聽見此話,又驚又怕,卻礙於面子,羞於向一個姑娘討饒。就在此時,婁三鬼使了個眼色,馮大鬼看見,心領神會,跪在地上道:“我們認栽!還求葉大小姐高抬貴手放過我們,我們兄弟四人一定洗心革面,從新做人!”

  葉秀裳冷斥一聲,並不相信。
  “不信,我可以斬斷一條胳膊,證明我們所言非虛!”馮大鬼說完,舉起長刀朝左臂砍去。

  葉秀裳明顯吃了一驚。就在此時,角落處的婁三鬼右手微動,一枚毒鏢自手中飛出,直奔葉秀裳後背。
  葉秀裳聽到背後有異,連忙翻身避開。剛躲過毒鏢,馮老大的長刀已經奔至她的面門。她連忙揮舞靈泉劍擋住,避開致命一擊,卻不料何二鬼和唐四鬼也不顧傷勢,從地上奮力躍起,分攻葉秀裳上下盤,情勢一發千鈞。
  

TOP